欢迎访问酒泉统一战线!
365bet账号解封
当前位置:酒泉统一战线 >> 专题专栏 >> 统战文史 >> 浏览文章

侨胞与祖国的共同抗战

来源:本站原创  作者:佚名  2018年07月31日  阅:  字体:

近日,“共同的抗战———海外侨胞征集援华抗战史料汇展”在中国政协文史馆举办,这是一个由中国政协文史馆、全国政协港澳台侨委员会办公室以及2012年、2013年、2015年列席全国政协大会的海外侨胞首次联手推出的史料展。展出的史料包括图片、实物、回忆文字等,是多年来海外侨胞不断寻觅、搜求的成果,凝聚着他们的心血和汗水,也记录着他们的赤子情怀。

这次展览的很多史料都是首次公布,为我们讲述海外华侨积极参与抗战的那些鲜为人知的历史故事……

物力支援的爱国侨胞

蚁锦桐是14个兄弟姐妹中最小的一个,父亲被日本收买特务暗杀时,他只有5岁。他是从家人的讲述中知道父亲的经历的。

他的父亲叫蚁光炎,是着名抗日侨领、泰国(时称“暹罗”)中华总商会主席,后世子孙每次回忆起他,都会提到他的一句话:“我从家乡来南洋时,只是空手而来,现在所有的财产都是从社会得来的,应该还给社会。”他的后半生坚定地实践其“取诸社会,用诸社会”的诺言。

热心教育的蚁光炎大力资助侨居地的多所华文学校,还专门为刚来泰国的华侨举办泰文补习班。在家乡,他独资创办了南洲小学,并大力支持澄海中学、潮阳西关学校和汕头海滨中学。

蚁光炎同情贫苦大众,除了经济施助外,他还把更多的钱财用在社会福利的慈善机构上,如中华赠医所、天华医院、华侨报德善堂等。尤其难能可贵的是,有些亲友、家人曾有异议,说他捐献太多,劝他多留一些给子孙,他总是动之以情、晓之以理,强调为国家、为社会、为大众,坚持“还诸社会”的原则。

蚁光炎在泰国侨界德高望重、声誉卓着。1936年开始,他先后担任了中华总商会主席、报德善堂董事长、中华赠医所主席,还有潮州会馆、火砻工会、天华医院、华人学校等大批华侨社团的重要职务。他带头致力于中泰友好、社会繁荣、公益福利、家乡救灾、抗日救国等活动,为泰国社会和祖国故里作出了重大贡献。

中国全面抗战爆发后,蚁光炎率先率领属下拒绝为日商驳运货物,带头拒卖暹米给日本,领导侨众开展抵制日货运动,沉重地打击了日本的战时经济。同时,他通过组织义演、舞“救国醒狮”、号召素餐过年等形式,在侨胞中筹募爱国捐款,并带头认购救国公债,为祖国抗战筹措了大量的外汇资金。

为解决祖国抗日战士御寒之需,蚁光炎曾以华侨慈善机构“报德善堂”的名义,组织侨胞捐献衣物,三天之内就把泰国的布匹买光了。滇缅公路开通后,他还带头捐献卡车,发动华侨机工回国服务。此外,香港八路军办事处成立后,他曾通过宋庆龄、廖承志及香港华比银行的渠道,向八路军、新四军捐赠卡车、药品,并多次给予汇款支持。

抗战期间,很多泰国华侨青年都赴祖国参战,其中许多人都是经由蚁光炎的介绍和资助才得以成行的。他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“我们都是中国人,救国人人有责”。

蚁光炎不仅积极发动泰国华侨,以财力、物力和人力支持祖国抗战,还于1939年5月起回国,辗转奔波于广东、香港、重庆等地,除向国内国共两党有关方面报告侨情、捐款慰劳抗日军民、谋划救济家乡受难同胞和接洽沟通侨汇外,还提出“坚强抗战,开发西南”的主张,号召华侨投资西南大后方,受到国内有关部门的重视和侨胞们的响应。

在20世纪30年代的泰国,执政的銮披文当局实行亲日政策,因此蚁光炎的抗日行动不免面临更多的困难和阻挠。日敌、汪伪曾对他进行种种挑拨、利诱和威胁,要其停止抗日活动,均遭严词痛斥和断然拒绝。有好友劝其注意人身安全,蚁光炎答道:“若为国家侨社之事,则何处非险地,大义所在,余岂以生命自私?”最终,敌人即阴谋策划了针对他的暗杀活动。

1939年11月21日晚,蚁光炎在曼谷耀华力路被日伪政权特务暗杀遇难,时年61岁。他在弥留之际嘱咐家人:“我虽死,尔等免用痛心,中国必定胜利!”这句话后来在泰国华侨界广为流传。

积极参战的热血战士

“空军战魂”高志航

2015年,高耀汉曾应邀参加中国政协文史馆举办的“抗战纪念活动海报展”,当时,办展的华侨代表陈守仁请他讲讲父亲的故事,高耀汉则风趣地说:“我父亲(高志航)牺牲的时候我才两岁,所有我知道的父亲的故事,都是你们告诉我的。”

英年早逝的高志航是中国空军王牌飞行员,抗战期间被称为“空军战魂”。

1920年,高志航投笔从戎,考入东北陆军军官教育班,后到法国学习两年飞机驾驶,回国后在空军任职。抗日战争期间,高志航任中国空军驱逐机部队司令兼第四航空大队大队长。

1937年11月21日,高志航奉命赴兰州接收苏联援华战机,转场至河南周口机场时,部队遭遇敌机空袭,伤亡惨重。高志航跨进座舱准备起飞迎战,但座机发动不了,战友劝他暂时避一避,他说:“身为中国空军,怎么能让敌人的飞机飞在头上?”就在他们第三次开机时,密集的炸弹从空中投下,高志航连同14架飞机消失在一片火海中。

殉国时的高志航,双手还紧紧握着飞机的操纵杆,时年30岁。

“空中战神”张光明

在高志航任大队长的空军第四大队中,还有一位“空中战神”——八一四空战英雄张光明。张光明是河北昌黎县人,1931年日本侵占东北时,年仅20岁的张光明愤而投笔从戎,在北平投考空军。24岁从笕桥中央航校第5期毕业,被派入空军第四大队。

1937年8月14日(即淞沪战役)清晨,张光明所属第四大队驾霍克-Ⅲ型战机紧急升空。此役张光明任高志航大队长二号僚机,巡航于7000英尺高度,遭遇日军九六式轰炸机群自5000英尺云下通过,高志航领队发动攻击,击落6架日机,张光明也首开纪录,击落其中一架。

“二战”初期,日德战机都很先进,非英美战机能比,何况中日空军战机数量悬殊。因此,当年中国的空军战斗机大队,又称为“中尉大队”,因为刚毕业的飞行员阵亡速度太快,离开航校进入部队,还没来得及升上尉,80%就已阵亡。

张光明是少数抗战期间从头到尾都一直在出勤执行任务的飞行员。他有超过250次的出战纪录,其中70次以上是攻击铁道和仓库等日军地面目标,30余次“空中格斗”,共击落日机4架,空中跳伞1次,负伤7次……他获得空军战功奖励无数,被誉为“空中战神”。

家住美国洛杉矶的华侨张昭,是参加汉口空战、驾苏联造伊-15型飞机与日本九六式飞机在空中格斗的飞行员张光明之子。

关于汉口空战的故事,张昭都是听父亲讲的。

“1938年2月18日上午9点,在紧急警报声中,我们驾驶4架战机编组起飞。不到3分钟,就发现高空中十余架敌机正从后上方俯冲攻击。第一轮交战,我的三架僚机都中弹着火下坠,我单机与群狼展开生死战斗,连续做翻滚飞行,伺机还击。不料雪上加霜,我刚将头探出座舱,飞行镜就被强风吹翻,遮住左眼。我的双手忙于操纵飞机,无暇扶正眼镜,只能用一只眼与敌作战,周旋在机场与汉水间上空。

没有友机解围,也没有地面火力支援,我就决定采用对头攻击。正当我直飞刚刚达到一定的速度,突然有一日机从后方冲下,我猛然反向做扬角。对战时敌机升高脱离,我加大速度做出有效的一击。敌机冒出白烟,被我击中。

突然又有一架敌机,于后下方偷袭,我机左下翼座舱前子弹箱顿时开花,失去平衡,左下机翼有断裂危险,我马上减速,倾倾斜斜迫降机场。

经检查(飞机)共中弹210多发,大多在机身左下翼及腹部。最危险的三颗,打在保险伞的坐垫里。再高半寸,我就臀部开花,尤为惊奇的是,前面子弹箱开花,机腹两侧中弹多发,而我的双脚双腿都没有中弹受伤。真是幸运,天佑我也。”

华裔空军黄潮惠

“二战”期间,新西兰海空军作为英联邦军队或者盟军的一部分进行作战,为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。在新西兰皇家空军的抗战战士中,仅有两名华裔作为新西兰皇家空军飞行员参与“二战”,黄潮惠就是其中的一位,也是当时唯一一位苏格兰第二军团的中国人。

黄潮惠(又名比尔)1921年出生于新西兰的克赖斯特彻奇市,1930年由于父母收入有限,生活非常艰苦,他和弟弟乔治被送回中国老家———广东省增城县瓜岭村,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。

由于日军的侵略,1936年,黄潮惠的母亲借了一笔钱将孩子们接回新西兰,由于付不起高昂的学费,黄潮惠不得不开始找工作。1937年8月,国内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,黄潮惠和弟弟乔治在奥塔哥华人社区帮助筹集资金,同时每周从自己的收入中拿出钱来,为中国的武装力量和难民购买医疗用品、服装、食品和日用品。

据弟弟乔治回忆说,他们起初每周捐献2先令,到了20世纪40年代时,已经增加到每周10先令。当时还是年轻人的他们四处收集捐款,发布通知帮助抗战,还参加协商和游行。

1941年,黄潮惠加入了新西兰军队,参加了达尼丁的肯辛顿地区训练后,被派往爱丁顿地区的军营,进行了3个月的操练、行军、武器使用和卡车驾驶等基本训练,之后,他又被派往苏格兰第二军团。因为不是土生土长的苏格兰人,黄潮惠又被转派到博纳姆的奥塔哥第一军团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黄潮惠的多数战友都被派往海外前线,而他则同那些已婚的新兵一起留在了新西兰,后来被派到距离巴尔克拉撒几英里的怀韦拉南部营地,在食堂工作,为那些入伍的已婚军人们分发香烟。

用黄潮惠的话来说,他从一个营地被“抛”到另一个营地。后来,他自愿加入了新西兰皇家空军,先后被派往不同的地方。也因此,在新西兰各地的陆军和空军军营里,他结识了许多中国侨胞,与他们成为了一生的挚友。

战场后方的巾帼英雄

“驼峰天使”黄欢笑

黄欢笑1912年出生于广东新会市,童年随父母移居澳洲,毕业于香港玛丽医院护士学校。

1941年12月7日,日军偷袭珍珠港,太平洋战争爆发,12月8日,日军进攻香港九龙,黄欢笑正在九龙广华医院实习,她亲眼目睹了日军犯下的累累罪行。在香港,驻云南的美军第14航空队特别需要懂英文的护士,帮助护理那些从浴血的战场上下来的盟军士兵……

听到这个消息,满怀一腔正义的黄欢笑没有任何犹豫,毅然踏上了她人生新的路程,经过艰难困苦的跋涉,黄欢笑到了云南昆明,成为美军第14航空队的一名护士。

在美军医院,黄欢笑细致的、充满爱心的服务得到了伤员的好评,也一次次得到医院的表扬和肯定。

1944年,一批美军护士来到昆明美军医院,黄欢笑和其他香港护士被调到桂林美军医院。同年6月,侵华日军调集了10余万兵力大举进攻衡阳,以期打通粤汉路。双方激战47天后,8月衡阳失守。日军旋即进逼桂林,医院里的护士们陆续被分到成都、重庆等内地美军医院。唯独黄欢笑被分回云南,到了靠驼峰航线最前线的美军第14航空队云南驿232医院。

位于滇西高原和横断山脉相连的云南省祥云县的云南驿,是当时美国飞虎队老兵云集之地,进驻这里的飞虎队员人数高峰时期超过3000名,它是美军飞虎队的重要基地,也是史称“驼峰航线”上的重要驿站。

1944年9月,黄欢笑刚到云南驿美军医院时,那里曾有过几位中国女护士,但后来都调走了,医院就只有黄欢笑一个女护士。她和二三十位美军男士一起工作、一起战斗,直到抗战胜利,成了盟军中“一花独秀”的“白衣天使”。

在这种极为独特的环境里、在这偏远的云南高原上、在反法西斯的战火中,黄欢笑和美国飞虎队的飞行员、美军医院的同事们,和中国远征军的军人们一起,用青春、用热血、用爱,共同谱写出一曲中美人民共同抗击日本法西斯的胜利凯歌,她也被大家誉为“驼峰天使”。

“当代花木兰”李月美

1918年,原籍广东台山的李月美出生在马来亚槟城一个华侨家庭,父亲是一名华侨商人。李月美自幼在当地华侨学校读书,接受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熏陶,中文学习成绩优异。慢慢地,李月美长成一米七多的高个子,像个英俊的小伙子。她的社会活动能力较强,兴趣广泛,尤其喜爱文娱体育,能歌善舞,还学会了开汽车。

抗日战争爆发后,在爱国热情的驱使下,李月美和同学们热血沸腾,积极行动起来,组织宣传队进行义演,上街卖花、抵制日货,还组织女子篮球赛,将募捐到的款项交给筹赈会,支援祖国抗日救亡。

1938年10月以后,中国东南的海陆交通均被日军切断,新开辟的滇缅公路成为运输国际援华物资的重要通道,被称为“抗战输血管”。这段公路全长1146公里,崎岖艰险难行。

1938年底,广州沦陷,香港通道被阻。积存在港的大批军火,除部分改由安南运入广西外,大部分移往仰光,准备由滇缅公路运入云南。

滇缅公路工程初竣,急需大批汽车司机和修理工(通称“机工”),国内驾驶人员也奇缺,因此,西南运输处致电向南侨总会主席陈嘉庚求援。陈嘉庚立即以南侨总会名义发出通告,号召华侨青年回国服务。南洋广大华侨青年踊跃报名参加,掀起了抗日救国的热潮。

李月美被这股爱国热潮所鼓舞,也兴致勃勃地前往筹赈会报名,却因不招收女机工被拒绝。李月美心里不服气,她想起在华侨学校读到的中国古代“木兰从军”的历史故事,于是有一天,她瞒着父母,穿上弟弟的衣服,到埠头报名应征。李月美高挑的身材、洪亮的嗓音和泼辣的个性,任谁也没有觉察到这是一个女扮男装的侨工。李月美终于以一个中华铁血男儿的身份,踏上抗日救国的征途。

1939年2月至9月,在南侨筹募总会的号召下,3193名汽车驾驶人员和技术工人参加了南洋华侨回国机工服务团(简称南侨机工),归国参加抗日救亡运动、共赴国难。在滇缅公路上服务的机工一半以上是华侨,他们为滇缅公路的畅通作出了突出贡献,被誉为“神行太保”。

1939年2月,李月美一行走了几天几夜的海路,在安南上岸,又经过几天几夜的陆上颠簸,乘火车到达祖国大西南重镇——昆明。在昆明经过军训后,被分配到总部设在贵州的“红十字会”当司机。不仅当好自己司机的职务,李月美更是以一个女性的全部温柔,投入到救死扶伤的行动中。战场抢救伤病员,军运线上抢运医药、武器,到处都有她的足迹和嗓音。在红十字会里,谁都认识“他”、赞扬“他”,但谁都没有想到,“他”竟然是女扮男装。

很多归国机工对滇缅公路印象最深的就是路况,1939年1月才全线通车的滇缅公路路况极差,运输条件十分简陋。这条路山高、路窄、坡陡、弯急,晴天时,车轮过后尘土飞扬如滚滚黄龙,雨季时,到处是烂泥、陷坑,或者边坡塌陷、山岩塌方,碰到打滑陷轮时,机工只好自己去动手砍树、抬石头把车轮从坑中想办法抬出来。碰到塌方或者车子抛锚时,就得停在荒山野岭,食宿无着落,不但要看管好所运物品,还得防止遭到野兽袭击。滇缅公路一线还是有名的“虐瘴区”,疟蚊猖獗、蚂蟥成群,还有数十种毒蛇出没。

路况复杂只是滇缅公路难走的一方面,另一方面,日寇为了切断这条中国对外交通的“大动脉”,曾经派出大批飞机对滇缅公路进行轰炸和扫射,每当敌机来轰炸时,南侨机工们只好跑到山林中暂避,等待敌机走后才继续开车。

1940年的一天,李月美就因公在滇缅公路一急转弯处不慎翻车,身负重伤。幸亏过路的南侨机工车队及时发现,海南籍南侨机工杨维铨奋力抢救,把她从压扁了的驾驶室中搭救出来,马不停蹄地送往医院急救。直到此时,周围的人们才发现这位司机原来是个女儿身,无不动容。

此事经媒体披露后,轰动一时,李月美被誉为“当代花木兰”,何香凝还曾题词“巾帼英雄”相赠。后来,李月美改当护士,成为白衣天使,直至抗战胜利后复员回到马来西亚。

(作者:李冰洁本文史料由中国政协文史馆提供)


责任编辑:365bet提款快吗_365bet账号解封_365bet世界杯足球
中共酒泉市委统战部主办 地址:酒泉市肃州区富康路29号市政大厦西8楼 邮编:735000
© 2014-2018 中共酒泉市委统战部版权所有 陇ICP备17005431号-1
技术支持:甘肃雨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
二维码
部长信箱